第一章那夕阳下的奔跑(1/2)

    秦淮河烟波浩渺徜徉在金陵这片人杰地灵的土地上。

    春光明媚怡人,秦淮河两岸杨柳抽芽显露出浓浓的春意盎然,河畔两岸郊游踏春的书生小姐们互相审视,彼此看到心仪的人儿都露出一副娇羞不已的模样,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一年一度交友的季节。

    书生们在那些小姐丫鬟们欣赏着秦淮两岸的大美风光之时,空暇之间以一个促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走进了矗立于秦淮两岸的各种画舫青楼之中。

    身穿绫罗绸缎手持折扇头戴纶巾的富家子弟大多数进入了金陵城中声明最为响亮的烟雨楼阁之内。

    烟雨楼阁的名字乍一听非常的雅韵无双,可是只有那些知道他们的男人们才明悟其中深意。

    春雨如酒柳如烟,苏如雨,柳如烟二人乃是烟雨楼阁中头牌当红花魁,此二位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诗作赋不在话下,并且长得是美若天仙,二女的艳名不止金陵之地的男人们为之疯狂,听闻就是京城中赫赫有名的才子们也趋之若鹜的为求见二女一面而大费周章。

    烟雨楼阁中充斥暧昧的气味,富家子弟书生酸儒早就没有了在外面正气凛然的模样,一个个的化身色中饿鬼对待怀中的女子上下其手,姑娘们深得怎么撩拨男人们的情绪,纷纷欲拒还迎,娇媚的红唇中吟唱出动人的音符。

    一切和谐暧昧的烟雨楼阁二楼上传出一声打破气氛咒骂:“你丫的十年寒窗怎么没把你给冻死,小爷我还是九年义务教育哪,小爷骄傲了吗小爷我没有骄傲,大家都是群演的身份,小娘炮你给小爷充什么大明星哪怎么滴,你今天的伙食比我多一个鸡腿吗这么嚣张。”

    二楼中登时传来掀桌子砸板凳的声音,一个穿着白衣绸缎的男子从二楼中的窗口飞出,姿态优雅缥缈,仿佛谪仙人降世似的被隔着二楼的护栏直接丢了出来,重重的砸到了一楼的桌子上。

    柳明志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全部已经移位了,除了酸痛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感觉了,柳明志嘶哑道:“你个大男人,老子推你一下胸口怎么了导演,你看到了,我这是工伤得加钱才行。”然后逐渐的失去了意识。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从二楼的楼梯口急匆匆的冲了出来,跑到了柳明志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晃动着昏了过去的柳明志:“大哥,大哥,你怎么了,你醒醒啊。”萌萌的声音吸引了更多的女票客啊不,是更多人的文人骚客们围观了起来。

    一个富家公子哥怀中搂着一个娇媚的女子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柳明志一脸的不可思议,赶忙走了过去:“这不是柳员外家的大公子吗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把他从二楼丢了下来。”

    “什么柳明志柳公子被人从二楼丢了下来。”顿时烟雨楼阁中纷乱了了起来,围观的富家公子们仿佛见了亲爹一样都在往着柳明志身边簇拥而去。

    “快让让,本少爷要给柳公子医治。”

    “你快滚一边去吧你,本少爷家祖传秘方,专制各种疑难杂症,男人不行女人不孕,吃了我家的药都说好。”

    “”

    一楼纷乱中,二楼一个女子从二楼中的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

    女子三千青丝同丝绸一般垂直而下,琼鼻秀婷,明媚皓目动人心魂,双眸灿烂若星辰,在弯弯的柳眉之下双眸寒光闪烁,滑嫩如雪的脸颊不施粉黛却有些微红,贝齿在滴水樱桃的朱唇后不时地摩擦,咬牙切齿的盯着昏迷过去的柳明志。只是佳人穿的衣服却颇为耐人寻味,如此娇柔的身躯之上居然穿着一件男儿装。

    女子从二楼姗姗而下,俏脸上刻意的涂抹被酒水洗刷出原来的盛世容颜,手中拿着一个被扯断的蓝色绸带,看女子披头散发的模样,绸带显然是之前束发使用的,被人粗鲁的扯了下来。女子吸引了纷乱的人群注目而视,除了小男孩不停地推攮着柳明志之外,一个个魂不附体的盯着二楼而来的佳人。

    “这这不是金陵齐刺史家的千金齐韵吗她一个女儿家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出现在烟雨楼阁这种烟花柳巷之地。”有人怀着不敢置信的语气认出了女子的身份。

    齐韵无视周围的围观的骚客们,脸上的酒水也不顾的擦拭掉,直直的向着昏迷的柳明志走去。

    小男孩见到凶神恶煞的齐韵向着自己的大哥走来,很是讲义气颇为勇敢的拦在了柳明志与齐韵二人之间:“娘炮哥哥,哥哥不就是
第一章那夕阳下的奔跑(第1/2页)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